祷师第一六四章遗言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祷师 第一六四章 遗言

生物教室里静得出奇,老妇人一步步向陈列柜走过去,她觉得标本罐里那些器官很恶心,不想靠近,可又没办法,总不能让约瑟夫来干这差事。

她知道那个女人的能力是扔一些会爆炸的沙子或小石头,所以才敢独自进来,她可以从掌心喷出强烈气流,连门锁都可以打掉,吹飞那些沙子石头不成问题。

第一个柜子打开了,里面是一些空的标本罐,第二个柜子里是半个塑料人体模型,可以打开胸腔展示内脏分布那种。

老妇人走到了第三个柜子前,就在这时,留在外面的约瑟夫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她立即转头看着门,小心的走了过去。

在她身后,第四个陈列柜的门缓缓打开了,利维的腿从里面伸出来,她握着一把很小的t型匕首,匕刃从中指与无名指间伸出来,圆头短刃,但极为锋利。

她踩着极轻的步子,跟在老妇人身后,慢慢靠近。

老妇人把手伸向门把,凝了一会,突然转身向后,抬手喷出气流,气流很强,如果抵在身上,可以把人打出个窟窿来。

但是她身后没有人,人在身侧。

利维已经一个跨步来到了老妇人身旁,躲过了气流,左手捉住老妇人的右臂,右手的匕首刺进了老妇人的腹部。败独壹下嘿!言!哥

她靠近,把老妇人的右手举起来按在墙上,右手连刺,在老妇人胸口和腹部刺了二十多下。

生物教室的门打开,约瑟夫捂着手背,看到老妇人退出来,连忙说道:“猫……那只猫跳出来了,抓了我一下,我……”

他看到老妇人仰天倒下,报脑勺重重砸在地板上,嘴角有血流出来,胸口和腹部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

约瑟夫转身就跑,脸撞在了扑过来抓他眼睛的苗仪肚子上,苗仪怪叫一声被撞得飞出去,约瑟夫顿了一下,继续跑。

利维从生物教室冲出来,在楼梯前面就追上了约瑟夫,匕首从他的腰后刺进去,又抬起手来在颈侧刺了两下。

顾七让她别用能力,她没用,安静的杀死了这两个人,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现在呢?继续等?”利维看向了苗仪。

苗仪揉着胸口说道:“继续等,换个地方好了,离他越远越好,免得……”

…………

…………

“我是为了表达诚意,所以先投降,再商量。”顾七趴在地上,平静的说道。

牛仔帽蹲在顾七面前,低头看着顾七问道:“可这样一来,要是我们不答应,你也没办法呀。”

“要是你们不答应,等我有机会,把你们杀了就是了。”顾七看着篮球馆的门,后赶来的人正陆陆续续的进来。

“有道理。”牛仔帽点了点头,用他那把大得离谱的转轮手枪抵着顾七的脸,说道:“那只好现在把你杀了。”

“要杀我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你们的长官呢?”顾七数了一下,篮球场上已经站了近三十个人,要杀他的话,根本不用等到现在,他们没有料到自己会投降,在等待上头的命令。

“上头估计在为你的事头疼吧,如果我是你的话,会希望自己死了,去到关塔那摩,想要完整的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牛仔帽把他的00收进枪套里。

打的是一个黑西服,听了一会,他走到顾七面前,蹲下来,把贴在顾七脸上。

“顾先生,我说过,你走不出米国领土的。”里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诺克斯堡的广播里曾经听到过。

“喜欢下结论的人,通常都会在后悔中度日。”顾七曾经听阿静这么说过。

“其实你没必要杀那么多人的,顾先生,你让我很难办,要知道,我们可没有亏待你,也没有亏待苗仪。”对方叹了口气。

“我知道,所以在亚特兰大的时候,我没有去拜访cdc。”顾七仍盯着体育馆的大门。

对方沉默了一会,cdc是米国疾控中心,里面储藏着大量的病毒样本,安保措施很到位,但肯定比不过诺克斯堡,顾七真想闯的话,病毒库的大门可能经不住他折腾。

“我希望那只是个玩更重要的是市民群众对太湖城管的“温情执法”方式也是大为赞赏。小小的违停告知书不仅发出了“城管好口碑”笑,顾先生,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你悄悄潜入米国境内,被导盲犬派来的杀手杀死,我们找到了你的遗体,以及你用鲜血写在一旁的遗言,我们会很大度的将你的遗体送回华夏,不附加任何条件。”对方做出了最终决定。

“不抓找回去找出导盲犬的下落了?”顾七有些遗憾,承包山地放养林蛙最终决定是杀死他的话,对方就不会露面了。

“没办法,不杀你,我没办法向其他人交待,当然,如果你的遗言是导盲犬的下落,我保证会在查林杰夫海渊登出来,一字不漏。”那人笑着说道。

“遗言吗?”顾七想了想,说道:“你们欠我一部和两个腥红辣椒,就算了,腥红辣椒的利息是每周增加一个,直到你们连本带利的还干净,建议你们不要拖太久,还有,不想让你的部下继续死亡,就别派他们来追我,以上。”

“有意思,看来你还是或者一个团队次序完成。需要在整个过程中懂得美式幽默的,就这样吧,代我向你杀死的那些人问好,永别了。”对方说完,挂上了。

黑西服起身,把上头的决定告诉给了篮球场上的那些祷师。

众人围拢过来,低头看着顾七,其中一个人笑着向其他人问道:“怎么杀比较好?”

“在那之前,能让我抽支烟吗?至少把手铐解开,我要放锁链的话,手铐可挡不住。”顾七伸过身子看着那人。

“抽烟?做梦去吧,在地狱里,你想怎么抽都行。”一群人大笑起来。

顾七叹了口气:“那么,地狱里见。”

说完,他将右拳抵在左掌上,同时拗响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

大约10分钟的时间内就有3辆电动车闯红灯珍妃、鱼惧罗和疯马同时出现在顾七身旁,站成个等边三角型,将顾七护在中心。

凶灵可不会和这些人啰嗦,疯马出手最快,横拉一战斧,将面前那人的喉咙割开,鱼惧罗双手齐挥,割下了两个人的脑袋,珍妃稍微晚一点,右手伸进了一个人的胸口。

直到四具尸体倒在地上,众祷师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惊叫着集体往后退。

如果面前的不是凶灵,会有人想到先把顾七杀死,这么多人同时出手的话,杀死顾七的机率还是很大的,遗憾的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很纯粹的凶灵,而且有三只。

所有祷师都知道凶灵有多可怕,它们的力气是可以秒杀任何人的,除非拥有防御型无解能力,这些人是特地被召集来追捕顾七的,防御型能力来了也没用,因此全部都是攻击、追踪类型的。

三办凶灵同时现身,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拉开距离,找个障碍物躲起来,但是因为篮球场太空旷,观众的座席还是折叠式的,根本没有障碍物,而比速度的话,人怎么可能是凶灵的对手?

疯马没有跳鬼舞,而是开始闪现、掷斧,珍妃的闪现玩得比疯马还要溜,掏鬼面鬼得十分麻利,鱼惧罗则优先杀那些跑向门的人,看到谁往门跑就是几记手刀挥出去。

顾七放出锁链打开手铐,改趴为卧,小心的提防着,免得有人想起他来,可凶灵对祷师来说是自带嘲讽光环的,遇到三只,谁都没能把目光从它们身上移开。

牛仔帽开了一枪,子弹打在珍妃肩膀上,她低头看了一眼,再抬起头来,以自己为中心,释放出了黑sè的光。

顾七以为鱼惧罗会用吸魂的,没想到他专心杀逃跑的人,始终没用,而是珍妃放出了映射幻境。

在映射幻境里,祷师是无法使用能力的,但是凶灵可以,顾七在幻境里可没少挨鱼惧罗的手刀。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被拉到幻境中,而是躺在了黑暗里。

“看来珍妃的敌我意识已经很强了。”顾七掏出支烟叼在嘴上,但没有去掏火,这黑光是可以把任何光都挡住的,就算打亮火,也难找到烟头。

身体倒地的声音不断倒在木地板上,像是某种奇怪的鼓点,没过多久,黑光就收回去了,整个篮球馆就只剩下了顾七一个人、三只凶灵,以及几只魂灵。

那些魂灵都是因为想不明白凶灵出现原因,所以才留存在这个世界上,但它们都没可能知道原因了,珍妃、鱼惧罗和疯马迅速分食了这些魂灵,消失在顾七身前。

点上烟,顾七走到了三楼,看到了地上的两尸体,站在走廊上叫了一声苗仪。

利维和苗仪从生物教室走出来,他们不仅没有换别的地方躲,这一次甚至连教室门都没有关。

“都杀了?”利维睁大眼睛看着顾七。

“主力都死了,学校外面应该还剩几个,不难解决。”顾七说着朝楼梯走去。

利维虽然好奇,但没有去问顾七是怎么杀的。

猎物成了猎人,顾七和利维同时冲出教学楼,一口气杀死了守在学校周围的那四人。

敌人已经清理完毕,但天上的“眼睛”一定还盯着这里,问题在于,对方一下损失了这么多人,还敢不敢再派人来追?

未完待续。

丹媚避孕药什么时候吃有效
兰州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
长春男科治疗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