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鹫领主第一百一十七章跛脚的克劳德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秃鹫领主 第一百一十七章 跛脚的克劳德

在舞池的中央,尤里安搂着丽姬娅纤细的腰肢翩翩起舞,如比翼的蝴蝶般美丽。

“您是个坏人吶,您这样做让我遭人厌恨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拒绝您的邀请。”丽姬娅幽怨的说道,那双亮若星辰的眼睛透露着狡黠的笑意。

在尤里安的身旁,有一对奇异的组合,一袭黑色长裙礼服的罗莎琳德宛若下跌的幅度也比高价时期小几倍一朵冷艳黑玫瑰般,美丽、诱惑且冰冷,但是她却像一名优雅的男士般携手与夏洛特一起踏入舞池,两人一直盘旋在尤里安与丽姬娅的身旁。

在擦肩而过时,夏洛特会向尤里安做一脸调皮、不满的鬼脸,这让尤里安颇为尴尬。

“先生,我有些累了。能陪我到庭院走走吗?”丽姬娅的声音犹如黄鹂般甜腻。

此时的庭院幽阒无人,泥土里的花草渐次苏醒,飘着淡淡的幽香,唯有天空上那轮皎洁的明月散发着朦胧的银光。

此时的尤里安的心已经飞上了云层,他理所当然的答道:“当然。”

迈着小碎步,两人离开了厅堂,双脚踩在庭院的泥土上,尤里安嗅着丽姬娅身上淡淡的清香,身体顿确保活动顺利开展。在下一步工作中时血脉喷张。

尤里安伸手想去牵起丽姬娅的手,但是倏然丽姬娅身体向前一步,巧妙的躲开了尤里安伸过来的手。

丽姬娅莞尔一笑,“真是抱歉呢!欺骗了您。”

-----?

尤里安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其实我一点也不累呢,我的舞蹈老师可是颇为严厉的。”

丽姬娅笑靥如花,尤里安用灼热的目光凝视着丽姬娅丰韵娉婷的身躯迫不及待的说道:“我也一样。”

花园?!上帝啊,她可真是大胆!但是我喜欢!

丽姬娅轻轻一笑,说道:“克劳德,你可以出来了。”

“克劳德?”

“伯爵阁下,我想给您介绍一个人,我的兄长克劳德。”

这时从黯然的阴影处走出了一个面色苍白且神行瘦小的少年-----克劳德,丽姬娅的兄长,乌尔班二世的次子。

克劳德相貌平平,有着一头短碎卷起的黑发,脸颊上布满了繁若星辰般的雀斑,克劳德拘束的一笑,颇像一个腼腆的大男孩,一点都没有身为帝国皇子的威严。

克劳德一瘸一拐的走向尤里安,拖着他那只生来患病的跛足,克劳德是个跛子,这是帝国上下都知晓的事情。

美梦转瞬即碎,但是尤里安很快就从失落与惊讶中恢复过来,他向克劳德微微行礼,“您好,克劳德殿下。”

“你好,尤里安·迈卡维阁下。”克劳德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殿下,恕我直言,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克劳德因为生来就是个跛子的缘故,所以极度厌恶人群众多的公共场所,能不出席的典礼就尽量的不参加,更是不曾进入任何一个舞会当中,因为他的脚让他无法起舞。

在撰写邀请人名单的时候,尤里安就考虑到了克劳德的情况,故而没有邀请克劳德前来。而生来厌恶舞会的克劳德皇子竟然会出现在自己正在举办舞会的宅邸里,这让尤里安颇为惊讶。

尤里安审慎的打量了一眼丽姬娅,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请不要误会,是我让丽姬娅带我前来的。虽然我因为身体上的残疾,所以很遗憾无法参加你的舞会,但是我十分的想见您一面,所以就乘坐着丽姬娅的马车一同前来了,让丽姬娅引你来到这里与我见面。”克劳德解释道。

“你多虑了,如果想与我见面的,让仆人递来一封请柬,我自然会登门拜访。”

“丽姬娅,请给予我和迈卡维阁下一段相处的时间吗?”克劳德向自己的妹妹说道。

丽姬娅微微颔首,迈着轻盈的步子离开了庭院。

在丽姬娅离开后,尤里安困惑的审视着这名遭人嘲笑的脖子但政府需督促企业保证偿还贷款本息。 光大银行的季候分析认为,他不明白克劳德为什么要见自己。

“想必你现在满腹疑惑,但是请放心,请将这当作朋友之间的相谈。我想与你做朋友,可以吗?”

“自然,我也十分希望拥有一名向您这般优秀的朋友。”

“那实在太好了,现在我们就是朋友了。”克劳德腼腆的笑了笑,“我的朋友不多。”

“实际上我这次前来,是因为我从丽姬娅那里听过关于您的事迹,所以才想要接近你。”

“事迹?”尤里安眉头一皱,“请问您询问的是哪一件事情?我不认识我身上有着足以自夸的事迹。”

“但是奇迹确确实实的降临在了你身上了!”

“奇迹?”

“或许您还不知道,关于您推翻棺材盖从墓冢里爬出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帝都,大家私底下都叫你‘死而复生者’或者‘复活者’。”克劳德的目光神往。

“这件事情.......”尤里安顿了顿,继而说道:“这件事情我并不否认,因为它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就知道,丽姬娅绝对不会骗我的。”克劳德的目光里透露着某种狂热,“我想知道,你能否复制这个奇迹!”

“奇迹?你管这叫奇迹?但是我并不认为他是个奇迹,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要知道,死而复生的人不仅仅有我一个,要知道您的家族也曾发生过也这种神奇的事情。”尤里安否定了克劳德的说法,这只是运气使然罢了。

“但是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埃德加叹息道,“我不渴望向你这般整个灵魂重归肉体,我只是想把我的腿找回来而已。”

“殿下恕我直言,你的脚生来患有某种疾病所以才会.......”

“不!”克劳德挥臂打断道,“他没有生病,我能感受的道,他......只是暂时离开了,我只是因为灵魂上的残缺所以才不能走路的,只要能找回丢失的那一部分,腿上的那一份灵魂,我就能重新走路了!我就能过上与正常人无疑的生活。”克劳德的目光无比的坚定,对自己这套荒谬的理论深信不疑。

尤里安眯了眯眼,他将克劳德的话当作了愚人的痴心妄想,“很遗憾,根据医生的声明,我只是因为突然昏厥了过去而已,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所以才会苏醒过来的。”

“没错,你说的没错,‘假死’就是他,当时你的灵魂忽然因为一种不可抗力的原因剥离了肉体,所以才会致使你陷入昏厥,你之所以会忽然复活,一定是因为你的灵魂重新回到了你的身体当中。”

尤里安可以瞧出了,因为腿部的残疾,所以克劳德中了心魔,导致他说起话来根本没有思考可靠的逻辑。他已经厌倦了克劳德的纠缠了。

“克劳德皇子殿下,或许事实真如你所言,但是我根本不知晓我的灵魂是何时、因为何种缘由离开我的肉体的,同时也无法了解到我的灵魂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重返我的身体。所以我很遗憾,我十分想帮助你,但是我没有办法。”

这残忍的事实犹如巨石般重重的砸在了克劳德的心脏处,他狂热的思想也因此被冷却。

克劳德怅然的垂下头,原本就苍白的面色现在显得更加的毫无血色.......

隔了一会儿,克劳德落寞的问道:“我想知道你看见了什么?在你死亡的时候!”

“我看见了我一生的罪恶,犹如走马观灯般逐一展现在我的眼前。所以我正在弥补他。”

“原来是这样啊。”克劳德神情落寞,他蹲下身子发出了细微的呜咽声,任何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会为之一齐悲伤。

“你走吧,回到丽姬娅的身边。”克劳德说道,“不要将我们谈话的内容告诉她,我不希望她为我担心。”

“好的。愿父神与您同在,殿下。”

丽姬娅早已翘首以盼,看尤里安回来后,她急忙问道:“克劳德呢?”

“他回去了。”

“这样啊,我原想着和他一起回去呢。你们刚才聊了些什么?”

“一些俗不可耐的事情,不过克劳德殿下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是啊,他一直是个很乐观的人。”

在厅堂里,夏洛特和罗莎琳德正坐在大厅角落的椅子上休息。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夏洛特一直盯着庭院的方向,焦躁不安的说道。

“确实有些久了。”

“难道说!”夏洛特脑海里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想,顿时大惊失色,“难道那个碧池现在正恬不知耻的勾引少爷。”

夏洛特顿时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就要往庭院的入口赶去。

罗莎琳德一下子拽住夏洛特的手,将他拽了回来,教训道:“异想天开也要有个限度,我可不认为尤里安拥有能让帝国的公主第二次见面就投怀送抱的魅力。”

“少爷就是很优秀啊。”夏洛特嗔怒道并要求油轮不要装货即刻出港。与此同时。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眼瞎了眼?”

“夏洛特可没有瞎,夏洛特的眼睛好好的呢。”夏洛特大声抗议道。

“瞧,他们回来了。”

尤里安与丽姬娅一起回到了舞会当中,面色如常。

南宁宫颈糜烂治疗费用
台州宫颈糜烂哪家好
成都早泄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