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雨阁第二章因果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神雨阁 第二章:因果!

几乎是在发现问题关键的瞬间,韩阳想起了几天前的怪遇。

咚咚咚!

一个算卦的老头敲开了破旧危楼的房门……

“小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眉心显煞,唇裂舌燥,近几日怕是要有血光之灾啊!”老头说完撵着山羊须,目光不时探向身前的年轻人察言观色道。

“老爷爷,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你可以替我逢凶化吉,消灾除病啊!”韩阳睡眼惺忪,哈欠连天,囫囵吞枣似的吐了一句。

见韩阳有意搭话,老头双目顿时一亮,暗想:“总算遇到个肯搭话的了,唉不容易啊,现在这年轻人警20亿美金将是中国互联史上最大并购。实话说惕性太高了,不好骗啊!”

老头心思一转,神情肃了肃:“小兄弟,此言…!”——“嘭!”一居住建筑可采用米黄色作为辅助色。声门被重重的关上了,隔门传来韩阳愤怒的吼声。

“滚!”

老头张开嘴要说的话没能说完,却是被这暴力关门袭来之风生生打断,就连他那时常揉捻而笔直的山羊胡子都被吹的抖了抖。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回过神来的老神棍在门外气的吹鼻子瞪眼,耳畔回响的却满是韩阳关门瞬间,于那轻蔑一笑后,淡淡吐出的一字!这一字就如同是有人拿着小刀子往他心口上不断的插入拔出再插入一样,是多么痛的领悟!

“我贼老七行骗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瘪!你小子竟敢!竟敢啊!”老头骨瘦嶙峋还有些佝偻的身体因情绪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就好像王者的尊严被践踏,又好似什么不可被亵渎的底线被触碰了一般的瑟瑟发抖起来!

爆发了!

老头没有怒吼,没有咆哮,而是变得无比的平静,平静的就如同是一汪清水般的无波静籁!

一瞬间他的表情变得和蔼,变得慈祥,生出一种让人一看见他就会不自觉的想要信任的模样!

咚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一次没有反应,第二次又执着的响起,似乎只要不开门这敲门声就会一直持续一样。

‘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一丝缝隙,一张明显比之前还要疲惫不堪的面容从门缝中露了出来,一双半张半闭的眼睛朝门外警惕的看去。

几乎是看到老头的瞬间,韩阳愣了一下。

身前之人叫人不禁生出一种错觉,就好像一个明明上一秒钟还是穿着开裆裤在巷子里玩泥巴的孩子,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久经沧桑却不染恶习,由骨子里散发出和蔼慈祥的老人!

这种震撼,难以言喻!

若非要给这样的假如合同或认购书约定变化一个形容的话,也是购房者需要万分注意的地方。 签合同时那便只有‘影帝’二字!方可彰显其耀眼之光华!

“我滴个妖精小妲己哎,难道是我昨晚通宵开黑,眼花了?”韩阳用力揉搓着眼球,试图揭破眼前梦幻的一幕,却是怎么努力也无法抹去这杜蕾斯般神秘的面纱!

“你,是之前那老头?”一阵挤眉弄眼之后,他不确定的问。

“不不不,小兄弟此言差矣,正如我佛曰:世事无相,相由心生,可见之物,实为非物,可感之事,实为非事。物事皆空,实为心瘴,俗人之心,处处皆狱,惟有化世,堪为无我。我即为世,世即为我。相由心生,无我无相,空由心生,无我无空。然尔先前所见,然非尔之所知。亦然亦非也。”

贼老七语速颇快的一阵摇头晃脑大发佛法后,余光瞥向已经被自己高深佛法弄的有些蒙圈的韩阳,嘴角顿时轻蔑一笑闪过,暗道:“这天下能经得住我贼老七忽悠之人还未出世呢!”

“小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眉心显煞,唇裂舌燥,近几日怕是要有血!光!之!灾!啊!”贼老七话到最后,一字一顿的提及重点,生怕他听不真切不明其中厉害一般。

“嘶!”韩阳一愣之后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感觉这段话无比的熟悉,但却被之前高深的佛法洗了脑,竟半张着嘴巴追问起来:“大仙,您这话的意思是...能帮我逢凶化吉?

贼老七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飞扬快意,不动声色的继续道:“逢凶化吉不敢当,但…破开一条血路来,还是可以办到的!”

“请大仙赐教,若大仙能帮助小弟万恶丛中开血路,保住一命,必不忘大恩!”

“哈哈,言之过甚,言过了!”贼老七喜上眉梢,眨眼的功夫又慎重其事道。

“既然小兄弟你如此深明大义,知恩报德,本尊今日便是化去这一身修为也要为你度化此劫!”表面上贼老七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此刻内心却乐开了花。

“想不到这小子还是挺招人喜欢的嘛,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太坑他…就给他那张当年在小雷音寺灵钟下拾到的灵符罢。

也真便宜这小子,此灵符说不准还真是什么大罗真仙的宝贝呢。”贼老七念头一转,旋即双目闭阖!

“嘿!天灵灵地灵灵,地藏菩萨显真灵,嘿嘿嘿!”

贼老七嘴巴一阵瓮动后手舞足蹈起来,连说带跳鼓捣了许久,当停下的一刻,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黄色道符。

“此符乃是本尊刻意为破除你之劫难而炼制,将此符护在胸口,便能在万恶丛中劈开一道血路,赢得一线生机!”

贼老七说着将黄色道符递了出去,韩阳看罢中邪般眉开眼笑起来,一伸手激动的抓了过去,却抓了个空!

贼老七机警的将手一缩,脸上还是那慈祥和蔼的笑容,一只背在身后的左手却是不动声色的伸了出去,大拇指和食指尖还相互撵了撵。

这再简单不过的动作,韩阳怎能不懂,这摆明了是要钱嘛!

“我靠!大仙还缺钱?”韩阳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迟疑,眼神不住的打量起贼老七,企图再次破开其脸上神秘的面纱。

贼老七见罢,暗道不妙,连忙道:“小兄弟别误会。不要觉得本尊这是为了钱,其实这都是为你好!”

“啥?管我要钱还是为了我好?那讨债的不都成了大好人了。”韩阳心中暗骂,表面上却是不敢表露毫厘,继续不动声色的揣摩贼老七。

“佛曰因果;有因必有果,我既然帮了你,这就是因,你给我钱这就是果!本尊看你这段时日地煞缠身,如此做也是为了让你多结善缘,少些因果,是当真的为了你好哇。”

贼老七一副好心被当驴肝肺的失望模样,让韩阳顿时迟疑起来,又苦于一番思想斗争后,才终于做出了决定。

“多钱?我转给你。”韩阳一咬牙说道。

贼老七眉毛一挑,不显山不露水的比了个二。

“二百?!”韩阳瞪大了眼睛,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看向贼老七,显然吃惊不小!

贼老七听罢撇嘴摇头,显然是他自己理解错了,顿时舒了口气。

“不,是两千!”

“原来是二十……”

“什么东西!两千?”韩阳用近乎于见鬼了的表情吼了出来,眼睛似铜铃般的瞪着贼老七,脸部肌肉不由控制的抖动着。

“恩啊。”贼老七很理所当然的点头一下,似乎这个价格很合理一样。

嘭!

“再见!不!再也不见!”

韩阳在明白无误,真切无比的听到了两千二字后,没有丝毫眷恋关门,只留给贼老七一个华丽丽的转身。

“等等!你先把门开开!凡是都好商量,如果价钱太贵的话,本尊其实也是可以微调一下的嘛!”

“喂!你听见没有啊!”

“好了好了,最后给你一个跳楼价!八百怎么样?”

“小兄弟可以了的,你这样闭门不出也不是个办法不是!这样我最后最后再给你打个五点五折,五百!不能再少了!”

嘎吱!

门被韩阳打开了一道缝隙,露出半张如同历经了商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半辈子一般的脸。

“二百!不卖拉倒!”话罢,一只夹着两张红票的手指从门缝中伸了出来,在贼老七的眼前晃荡着!

欺人太甚!难道我堂堂混世贼老七的道符是这小小的二百块能买下的吗?

“好吧。成交!”

贼老七一把将道符塞到韩阳的胸口,夺过二百红票,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还有些不知所措的韩阳!

“尼玛我该不会是被骗了吧!”韩阳一脸颓然的看着贼老七远去的背影,却又在片刻之后兴高采烈起来。

“唉,算了被骗就被骗吧,反正也是假钱,花了就花了呗。”

脐贴可以缓解孩子肠绞痛吗
云南九洲医院
四川成都肝硬化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