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两点钟起来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摘要:一大早两点钟起来,脸都没洗,喊了生产队卖马的人,套上马车,就上路了。要不咋说,赶车的瞎胡闹,一辈子睡了半辈子觉呢。 枣红马稀溜溜的叫声瘆人,我和弯弯绕说:“先别睡,把钱查好了,就一千二了,到了元宝山,再给。”

让行业迎来新的爆点。仅在本月

外面的风一宿也没停,刮得呜呜响。

弯弯绕心领神会,悄悄地在裤兜子里鼓黑白电影捣钱,在生产队一出来时,就把两千元钱缝在大裤衩子里了。

大车店的炕烧得还是很热的,他一会就抠出汗了,我用眼神示意他,可整安全了,别是黑店,把钱给咱们下了!咋说别给那个生产队的人钱呢,万一钱到手了,我们出不了乌丹咋办?

在乌丹新买的枣红马的确是蒙古草原上的一匹好马,高高大大,身上没有一丝杂毛,四个蹄,也矫健粗壮。和我们赶的马车栓的几个马在一个槽喂着。

“咣当”一声,闯进一个人来,手里还拎来一个洋潲!我们都忽地抬头:是店主!店主整个大耳帽子捂着,流出的鼻涕结了冰霜,嘴里还热气腾腾的:“这天忒冷了,这是给你们拿的尿盆,黑夜就别出屋了。”

“我们的牲口,你没喂吧,怎么一直叫唤呀?”我要起身。店主一摁我,“就那样,没事。”

又嘱咐大家,“尿尿都在屋吧,出去别把尿冻在身上?”店主裹裹皮袄抱着膀子转身跑出屋。

哈哈!我们互相瞅瞅,没那么严重吧?那几个人,也是给生产队买牲口的,他们说,这蒙古包(实际乌丹那地方是半牧半农)上的人,忠厚纯朴,也经冻,这里的牲口也经冻,要在咱们那面人和牲口都咋过呀?我就认为他们说的悬。

一大早两点钟起来,脸都没洗,喊了生产队卖马的人,套上马车,就上路了。要不咋说,赶车的瞎胡闹,一辈子睡了半辈子觉呢。我们戴着狗皮帽子,棉手闷子,身上都裹着羊皮袄,我在车辕子前赶着四个牲口的马车,用新买的枣红马驾辕,踏踏的这一溜跑。白毛旋风,呜呜地一个劲地刮,尘沙漫天飞扬,都睁不开眼,怀里抱着长鞭,紧摇晃,防御冷风。弯弯绕和那汉子在车里背着脸斜坐着,想抽颗旱烟,卷了半天才卷上,在怀里点着了,递给我,抽了两口:“不行!”说着呢,嘴就张不开了,哈出的热气和鼻涕全是冰了!我不敢去摩挲嘴,怕冻掉一层皮!寻思抽颗烟取暖,谁也没抽成!

枣红马跟着前面的牲口,就是跑!到元宝山大约一百二十公里,几个牲口都跑出汗了。

太阳出得老高了,黄了天,风一直刮。到元宝山,太阳压山了,中午也没打尖。跳下车,就是穿的棉鞑子(里面絮了一种草)鞋,厚厚的,也冻脚呀?不会站着了?

我说:“到地方了,掏钱,给人家钱。”

弯弯绕从裤兜里哆哆嗦嗦地掏出查好的钱,他那手就白得没了血色,要查,我说,“还查啥?手冻得都拿不住了?都给了吧!”他信着我们了,接过了钱,没查,装在了口袋里。

“都没吃饭,我请你们下馆子!”那人豪爽地花了二十元钱,请了我们,问还要啥,我们觉得花钱多了,都摇头,这就心存感激了,无可无不可的。

吃完了,道别。

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可能是跑的。外捎子的马像是走得吃力,又用了两天时间,总算回到了生产队。

到队上,大伙都出来看枣红马,个个称赞好马!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

没过几天,那匹挂外捎的马倒下了,再也没起来!

当时去买马,走的是平川沙路,枣红马架着辕跑的飞快,挺好啊?莫非不能走山路?队长找人套上枣红马,赶上了乡间坑坑包包的土路,路很颠簸,又弯又窄,就看枣红马东倒西歪,没走出人们的视线,就掉到坎下,车老板再遛活,还是跟着下去了,车栽在生产队的园子里。马没事,窝在辕子里,车“烧香”了。队长他们忙跑过去,有解大肚的,有解后蹲丘的,一阵乱忙。

有人说,“这不瘸不拐的,咋不走正道呢?要不,把四套牲口都套上?”

队长用大头鞋狠劲地踢枣红马屁股一脚,气得破口大骂:“我一脚踢死你得了!他妈的,什么玩意?”枣红马稀溜溜的一声怪叫,一个高蹿出了套,惊吓得立在地当中,没跑!

队长和赶车的转着圈端详,终于看清了:呵!是个瞎马!

共 14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枣红马】小说描写生产队派人从乌丹新买了一匹枣红马的过程。从外表上看,这马的确是蒙古草原上的好马:高大,健壮,身上没有一丝杂毛,在平川沙路上驾辕也没有问题。加之没有遭到黑店抢劫,卖马人豪爽请客,让大家都觉得这马买得非常值!可哪知走乡间土路,这马就不行了,东倒西歪,掉到坎下仔细一看,原来是匹瞎马。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小说语言精炼,设计巧妙,情节完整,人物语言、心理等刻画到位,结局更是耐人寻味。提醒人们:买东西要仔细辨别优劣,不要被通常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推荐共赏,问候扰之老师!【山水神韵:执手今生】

1楼文友:201 - 08:59: 1 小中见大,给人启迪。向扰之老师学习!

医院库
小孩拉肚子能吃水果吗
先声药业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