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黄第六十四章宗师之战1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天苍黄 第六十四章 宗师之战

河风吹佛,散落地上的碎片悄悄移动,衣衫飘动,萧雨面带微笑,神态潇洒,方震手持黑剑,凝重如山。

柳寒心中再度升起那种怪怪的感觉,这本来是场暗杀,现在却变成了绅士的决斗。

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方震表露身份开始。

按照惯例,漕帮在场的力量要强过风雨楼,方震萧澜都是宗师修为,风雨楼表露身份的只有萧雨这一个宗师,剩下的便是柳铁和马萧,再往下便是双凤夫妻,他们都是武师修为。

从场上展现出的实力来看,漕帮占优,风雨楼就萧雨一个宗师,正是围杀萧雨的最好的时机。

可方震却毫不在意的放弃了,居然要与萧雨单挑。

当然,柳寒还没算在内,但就算把他算上,风雨楼也不一定占上风,因为方震的修为深不可测,江湖传言他已经到了宗师上品,不过,对这种江湖传言,柳寒不太相信,这与前世上传言有些相似,要么造谣,要么夸大,萧雨的修为江湖传言也到了宗师上品,可柳寒觉着他最多也就宗师中品。

码头安静之极,没有人敢开口,连惊慌的马也感觉到空气中的紧张,远远的站绑匪到底如何碰上陈女士的?他们如何进行踩点的?交易没有成功住,抬头朝这边张望。

一阵风吹过,白色的芦花飞舞,飞絮布满天空,飞絮靠近码头,忽然变得狂暴起来。

白色的花絮不断盘旋,越来越多的花絮聚集成团,形成一个巨大的白色花团。

张梅就感到心脏砰砰直跳,让她难以呼吸,她直想叫,想喊,可就是张不开嘴。

一双手将拉过去,她进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感觉四周暖洋洋的。

就像走过严寒的冬天,雪融了,草青了,花开了,阳光明媚,温暖。

再抬眼,场中就像平地起风暴,白色花絮越聚越多,忽然一道黑烟伴着江水凭空而起至,就像冲出河水的黑蛟,凶狠的扑向白色的花球,花球忽然绽开,几条絮须从中游出,游向黑蛟。

黑蛟张开巨口,将絮须一口咽下,没等它闭上,又有几丝絮丝游到,游进了它的巨口中。

黑蛟的嘴里传来细细的低低的扑哧扑哧的响声,花球就像一台巨型发射机,絮丝不断从中游出,黑蛟口中响声不断,渐渐的,响声持续不断,絮丝连绵不绝,响声开始还能分辨前后,到后面已经分不清,絮丝在空中成了一到白线,从白色花球到黑色蛟龙的嘴。

从第一丝白色游丝没入黑蛟口中开始,黑蛟便没再前进一步,连串响声之后,黑蛟身上的黑色开始渐渐淡去,外围竟然渐渐生出灰色迹象。

当然,能看出来的只有柳寒这样修为的人,黥甲略微能看明白点,张梅则完全看不懂,这种层次的战斗对她来说太深奥,完全无法理解。

她恐惧之极,紧紧的缩进柳寒的怀里,天地之间,只有这里才能给她庇护,才能让她心安。

柳寒非常兴奋,两眼放光,他没有看那团絮球和黑蛟,只盯着萧雨和方震。

无论萧雨还是方震,都没料到,刚一交手,俩人便进入了凶险万分的境界较量中。

这种境界较量只有在宗师层面才会发生,宗师以下不过是内气拼斗,而境界较量则更加凶险,轻者丹田爆裂,重者境界全毁,**灰飞烟灭,化作尘埃。

萧雨的笑容依旧,不过却已经凝固,脸色越来越苍白,渐渐的白象张纸,上面的血管都隐隐可见;劲风将他的衣衫吹得烈烈作响;方震黝黑的脸庞看不出变化,可双足已经深陷下直至脚踝,黑剑更黑,透着股亮光。

游丝依旧,白色花球却在缩小;黑蛟依旧在不停吞咽,蛟背上灰色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

柳寒边看边留心,这样的战斗对他而言也是难得的机会,境界的提升需要内气的积累,也需要经验的积累,特别是战斗。

萧雨的脸上闪过一道红光,长剑猛地上扬,白色絮球忽然急速膨胀,光球迅即冲向黑蛟,黑蛟同样毫不示弱,方震黝黑的脸变得更加黝黑,蛟龙的身躯猛然膨胀,张开黑色的大口,要将絮球吞下。

絮球没有一点畏缩,径直冲入黑蛟口中,就在黑蛟闭嘴瞬间,絮球猛地爆炸。

“啪嚓!”

霹雳凭空响起,劲气狂野四散,两个脚夫被直接震出数尺,车厢被震成碎片,马发出惊恐的啸叫,撒蹄飞奔。

水面上生起道道水纹,水纹变成波浪,向对岸涌去,渡船在波涛摇摆不休。

萧雨倒飞出两丈,口中鲜血直喷,方震同样鲜血直喷,半截身子埋进了土里。

所有人都禁不住连连倒退,就在絮球黑蛟爆炸瞬间,柳寒搂着张梅,拉了黥甲一把,三人同时伏下,蔡勇本就躺在地上,俞美大概是唯一没有看场中拼斗的人,可她看到柳寒他们伏下,便下意识的趴到蔡勇身上。

车厢碎裂成无数碎片,碎片射向四周,犹如数百支羽箭,猝不及防的长空镖局伙计和漕帮众人纷纷倒下,惨叫连连。

劲气掠过,修为高低立判高下。

场中大概唯一没受到波及的便是萧澜,他虽然负伤,可在暴烈的劲风中依旧挺拔,劲风到了他面前,就像遇上一堵墙,绕开他走了。

接下来便是柳铁和马萧,还有灵宝观道士,三人都只是微微晃动,碎片袭击对他们毫无影响,淮扬会微胖士绅则连退数步,才堪堪避过,而双凤则退得更远。

小棚子同样受到摧毁性打击,屋顶的稻草被刮飞,遮挡的草席破裂,最后,小棚子再也不堪重负,喀嚓一声,坍塌了,老板娘和小伙计连声惊叫。

“嘿!”

方震倒底修为稍高,大吼一声从坑里跃起,黑剑匹练而下,疾刺萧雨,方震面容平静,古井不波。

萧雨头发稍乱,刚稳住身形,方震气势已成,黑剑自半空而下,他轻斥一声:“好!”

随着这声好,剑光一闪,既然丝毫不避。

“当!”

双剑相交,发出声轻响,就像编钟敲出了一个音符,那样脆,那样回味无穷。

两道人影赫然分开,萧雨连退三步,方震被震回原处,落地后身躯稍晃。

“方帮主不愧成名多年,修为不俗!”萧雨叹道:“若是比武过招,我就已经输了半招。”

“萧楼主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令人佩服,假以时日,当有机会看到那道门槛。”方震的脸上依旧古井不波,身形挺拔,此刻的他完全没有柳寒初见时的卑躬屈膝,完全是一派江湖大豪的气度。

柳寒一手拉着黥甲一手拉着张梅,三人帮着俞美将蔡勇抬得远远的,脚夫们和车夫也四散奔逃,柳寒拉住一个车夫,将一百两银子全塞进他手中,车夫甚至还来不及道谢便拉着马跑了。

对面长风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跑得更快,抬着伤员向官道那边跑了。

宗师之战,不是那么好看的。

萧雨沉默了下:“论辈分,我该称方帮主为前辈,晚辈还想向前辈讨教一招。”

方震没有答话,只是作了个手势,黑剑倒持,背在身后。

萧雨深吸口气,衣衫下摆无风自飘,袖袍则涨得鼓鼓的。

萧雨腾身而起,手中剑凌空飞刺,平平淡淡,没有刚才的绚烂华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刺过去。

在方震眼中,却没有彩虹,只有一点刺目的亮点,这点亮在空中不断变化,始终难以抓住,不知道它的目标是那。

方震神情凝重,这一剑的可怕远不止这点,他没有感觉到劲气,没有凌厉的剑气,说明对手已经完美的控制了自己的内气,内气没有一丝外泄,也就没有一丝浪费。

返璞归真。

柳寒虽然隔得远,也不禁为这一剑暗赞,心里想着,这一剑要是向自己刺来,自己该如何抵挡,眨眼间,他心中想了七八种应对,可无论那种,他都没有必胜把握。

方震的目光紧盯着那点亮光,眼见着亮光就到胸前,他忽然大喝一声,黑剑挥落,准确的挡在亮光的路上。

“叮!”

又是一声脆响,这声响在空中久久回荡,张梅哎哟叫出声来,双手捂住耳朵,就感到内息不住翻滚,心里难受得要喷血,柳寒:对复赛选手有什么TIPS提供?连忙给她输入一道内息,内息在她体内流转一遍,才将她的气息平静下来。

俞美蔡勇不堪之极,蔡勇喷出口血,陷入昏迷之中,俞美则捂着耳朵,痛苦之极的倒在地上,黥甲先是晃了晃,脸上白光一闪,过了一会才平静下来,心中暗道侥幸,幸亏退了这么远,要不然就这一声便要受伤。

周围的人反应各不相同,修为高下一眼便知。

这一次萧雨依旧连退两步,方震则退了一步,身体晃了一晃,便稳定下来,方震又胜了半招。

萧雨看看四周,嘴角抿了下,露出一丝笑容,倒提宝剑抱拳道:“方帮主,今日一战,大快平生,其实,贵我两帮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倒不如彼此退一步,您看如何?”

“退一步?怎么退?”方震目光一睁,依旧是精光闪烁。

“贵帮独占运河漕运,江湖上的朋友多有布满,有饭大家吃嘛,方帮主让一点出来如何?”

方震略微思索:“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萧雨点头说,方震眉头微皱:“让多少?”

“彭城以北,如何?”萧雨说到。

方震沉默了,萧澜向前一步,萧雨毫不在意,只是看了他一眼,柳铁和马萧几乎同时上前两步,双凤也迅速纵身过来。

方震的人也同样迅速向场中逼近,方震抬手制止大家,看着萧雨说:“行,就按萧楼主的意思办,我漕帮的决不越过彭城。”

“包括彭城!”萧雨立刻补充。

萧澜怒色一闪,就要呵斥,方震抢在他前面:“好,我漕帮的船,只在彭城码头,彭城分舵撤到江南,彭城以北,再无我漕帮分舵!帝都的产业,移交给贵楼。”

“好!方帮主爽快!”萧雨满意的点点头,冲方震抱拳:“既然如此,晚辈告退!”

一岁宝宝厌食怎么调理
软肝哪种药效果好
大庆治白癜风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