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听风雨第三十九章可怜之人亦可恨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竹林听风雨 第三十九章:可怜之人亦可恨

新城,万福酒楼

竹沁见百子方一人回来,便知事情并不简单,“如何?”

百子方把刚才所见全都告知,“我担心轻笑是受人要挟,如果此时动手恐怕会断了线索。”

竹沁点点头,余光正好瞥见从外而来的万神医,示意百子方暂且不提。

万神医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一身酒气,嘴边还挂着肉丝,懒懒地说:“怎么样呀,他醒了吗?”

“醒过几次,不过身上没有力气说不了话。”竹沁特意强调,就是想看看万神医会不会和轻笑是同伙。

万神医没有表现什么,可能是不能说话本就正常,他摇着头开始检查智方的身体。折腾一番后,对百子方说:“我有两个方法,第一种能恢复他的体力,但是灵力可能就没有啦,第二种保留灵力,不过人嘛,以后也就离不开床喽。”

“怎么会如此?”百子方还以为他已经好转,可不曾想会是如此结果。

竹沁质疑的看着他,“你可以不要危言耸听。”

“不相信我,不要紧,三天之后我再来。”说完万神医摇摇晃晃的离开了。百子方心想这事还需要林须看看,便去文生苑找他商量。

文生苑中,林须正在古籍中翻找,七星火虫的特征,威力都已查到,万神医说的恢复方法林须也已经明了,只是他不愿看着智方如此,他总想着也许有更好的办法。

百子方找到他时,他正眉头紧锁的盯着一本发黄的古籍研究。

“果真只有这两个办法吗?”百子方想听听林须的说法,可是他好像根本没有听进去一样,继续自顾自的盯着古书,“无论哪一种对智方都是一个打击。”

见林须不说话,百子方也只好坐在一旁静等,稍许,林须突然捧着古书大叫起来:“原来是这样。”

百子方见状赶紧凑了过来,焦急的问着:“什么样呀,到底怎么医治?”

林须把古书放在桌上,嘴里面叨咕着什么,只扔下一句‘稍后再说’,就跑了出去,也罢,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有了办法,百子方如此一想也不着急追问。

等待林须的时候,百子方正好有时间想想事情的原委,他在文生苑中漫步,轻笑肯定是对智方下手过,只是那房间里的两个人又会是谁?究竟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前行?如果智方因此丧命,那他们肯定不能收服万妖巫兽,无法解玉镜之危机。这样看来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发起战争,想到这里百子方第一反应就是冒烈,这个小时候温文尔雅,处事稳重的男孩现在竟如此的残暴,他依稀还记得自己劝说他放弃消灭幻族时,他透露出来的目光,那样的决绝与凶狠。

对外却只说到三成;而易作为互联企业的代表 “百师父。”百子方正想的出神,没注意到靠近的金黛衣,他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这几日你辛苦了,多休息会把。”金黛衣摇摇头,内疚的说:“智方一天不好,我心难安,究竟那只小虫子是怎么飞进他的口中?”

百子方倒是听竹沁说过,想着要不要和金黛衣说,犹豫之时发现轻笑正从文生苑的后门离开,样子鬼鬼祟祟,他决定跟上去,金黛衣也一起蹑手蹑脚的前行。

轻笑很是警惕,一路上都在查看是否有人跟踪,好在百子方做游侠这么多年跟踪的技巧熟练的很,当轻笑走进一间土屋的时候,百子方和金黛衣一前一后的扒在窗边,因为屋子简陋,基本上没有什么遮挡,屋里面的两个人清楚的映入眼帘。

轻笑一见面就问万神医:“如何?”

“他们不相信我,三日后我再去。”此时的万神医没有半点的油腔滑调,倒是一本正经。

轻笑好像很憔悴,忧虑的说:“一击不中,恐怕他们是不会留着我们了。”

“何必这么悲观呢?”万神医从布袋里面拿出七星火虫,轻笑张开嘴吃了下去,这虫子竟用轻笑的身子养着,怎么她反而没事呢?

金黛衣一见此景便明白事情大致,刚要冲进去质问他们,就被百子方抓住,不让她轻举妄动,“先把他们困住。”

金黛衣左手一挥自己面前的土墙消失,轻笑和万神医惊慌失措之时已经被金黛衣用泥土控制住,眼见逃跑无望,两个人便哀求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相对于金黛衣的愤怒,百子方就缓和很多,脸上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笑容:“别怕,我只是有事想要而所谓美容院其实只是一个小摊位。经查询请教两位。”

两个人面面相觑,轻笑娇媚的说:“大侠有什么事尽管问。”

“你究竟给智方吃的什么虫子。”

“此虫真是七星火虫,会食人内脏,让伤口血流不止。”

“如此恶毒,究竟为何,何人指示?”

轻笑含泪,低头不语,万神医倒是恢复油腔滑调的表情,开始东拉西扯,金黛衣抽出鞭子就是一挥,“会用这样的虫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免你们日后伤人,我今天就解决了你们。”

玩家将通过完成剧情副本任务 “姑娘手下留情,你杀了我不重要,眼下只有老万能救你朋友,还请你手下留情。”百子方冷笑一声,对金黛衣说道:“这倒不怕,杀了你们两个,林须自能找到方法。”

听此话两个人心头一紧,看来唯一的筹码也已经不存在,只好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轻笑与丈夫开了这家酒楼,从小旅店到今天着实不容易,可惜十年前他丈夫突染疾病,多亏万神医就会一条命,本以为柳暗花明,可是却被一伙人控制,丈夫被七星火虫折磨而死,自己也成了这虫子的寄体。

“所以是他们要挟你向智方下手?”轻笑点点头,“为什么选智方?”这个问题是百子方比较在意的。

“不一定是他,只是偶然。”轻笑说的时候有点犹豫。

“他们是谁,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虽然百子方知道他们两个只是棋子未必知道的更多,但是问问也无妨。

果然两个人摇摇头,万神医更是无辜的说:“我从未见过,传递都只是靠字条。”

“如何得到字条?”“城西有个药材铺,每日夕沉,去问老板有没有苦味株,要是有就会递给我字条,要是没有就明天再来。”百子方让金黛衣在此看住二人,自己准备跑趟药材铺。

离开的时候他特意叮嘱金黛衣,不要轻易靠近他们,也不要听他们说话。百子方刚离开没有多久,金黛衣就睁大眼睛想从人群中找到这个“挑衅”的家伙听到院中有人说话,难道是指使他们的人来了?

黄石看白癜风去哪里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妇科医院好
舟山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