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行政向辦案回流提升公信力與權威基層法院

来源:    作者:笔名    2019-12-12

从行政向办案“回流” 提升公信力与权威——基层法院改革愿景之种种

新华上海4月27日电(杨金志 金正)上海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的首批8家试点单位中,有3家基层法院,走访的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就是其中之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的规定,所谓“基层法院”,是指市、市辖区、县、县级市、自治县一级的法院,职责主要是审判第一审案件中国有数千家基层法院,是中国庞大司法审判体系的基石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完善审级制度,一审重在解决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二审重在解决事实法律争议、实现二审终审,再审重在解决依法纠错、维护裁判权威”可见,基层法院的主要职责,在于“解决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用法律审判的方式,把大量的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在基层法院开展的司法体制改革工作,也必须以此为目标努力

改革是为了解决问题,尤其是普遍性问题社会上热议的有关法院、法官的种种现象,在徐汇区法院也有出现

“诉讼爆炸”与“案多人少”

多年来,中国的法院受理案件数量呈“爆炸性”增长,被称为“诉讼爆炸”,这在基层法院尤为突出

徐汇区法院所在的上海市徐汇区,地处上海市中心,区域面积、人口、经济总量都位列上海各区县前茅由此而来的是,向该法院提起的诉讼量,也位居上海各基层法院的前茅

“从全市来看,我们与浦东新区、闵行区等基层法院,多年处于各区县法院受理案件数量的前列”徐汇区法院院长许祥云说,2014年全年共受理各类案件29220件,结案29000件

对基层法院来说,需要审理的疑难、复杂、重大案件并不多,但是数量多法官稍有懈怠,案件就会积压,一些案件就可能超过“审限”,内部案件监督系统就要亮“黄灯”乃至“红灯”

“案多人少”,这是中国很多基层法院领导、法官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沿海发达地区和一些大城市,该问题尤其突出

徐汇区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民一庭)2014年受理的案件,就比上年增加了30%民一庭庭长陆文嘉告诉,去年收案10890件,是全院案件最多的庭;该庭从事审判相关工作的人员,包括法官、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等在内,一共40多人,其中法官19人

如何缓解“案多人少”的问题如何保持法官队伍人数的稳定司法体制改革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人员分类管理,让更多人员以办案为中心开展工作;司法制,让审判工作更有效率、更加公平;建立符合法官身份的职业保障体系,让法官更有尊严……但变化不会发生在一夜之间,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必须经历的“阵痛期”

从行政向办案“回流”

选择离开法院或离开办案一线的法官,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具有法官身份的人员,都选择坚守一线,或者从其他“行政管理岗位”回到办案岗位

在上海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的人员分类管理方案中,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分别占总数的33%、52%、15%其中,行政管理岗位,主要包括政治部、办公室等长期以来,这些岗位上的负责人,都是从优秀的办案人员中选拔转任的,不少人曾担任庭长、审判长如果要留任,他们就要放弃法官身份;如果要保留法官身份,就要回去办案现在,他们面临非此即彼的抉择

在徐汇区法院,综合部门的不少法官选择了“回流”,包括一些部门的“一把手”他们面对讲出了真心话——“从内心讲,学了多年法律,总希望能到一线办案”“综合部门的工作当然很重要,最终的岗位还是由组织安排”“虽然现在未做选择,不意味着以后不做选择”……

“他们愿意回去办案,我们非常支持……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就是让最能办案的人留在办案岗位上”许祥云说,“我们会在尊重个人选择的基础上,分期分批逐步解决,调好人员结构,实现转型成功”

另一个问题也浮出水面:行政部门的工作,今后怎么开展行政管理人员能不能深刻理解审判工作能不能围绕办案的中心工作做好服务对这方面的工作,怎样做到“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这不只是一家法院的问题,也是司法体制改革需要回答的问题

司法公信力与权威同等重要

对中国司法机关来说,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涉法涉诉信访”

从理论上说,涉法涉诉的矛盾纠纷,当然是通过法律、诉讼来解决生效的法律判决,就是纠纷的解决方案,当事人都应当遵守但是,现实比理论复杂基层法院是“接地气”的地方,经常会碰到“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有一位常年到徐汇区法院的信访人员,既不是案件当事人也不是代理人,就要求改变判决结果;当事人自己,却从未到法院信访

徐汇区法院立案庭庭长刘锋负责法院的信访工作,他说:“很多信访事件,都已经走了‘信访终结’程序但是,信访人还是继续来法院上访,甚至去上级法院、去北京信访”

近年来,针对基层法院的有关信访的考核、排名已经取消;对案件进行审判的法官,不用直接接待当事人的事后信访,也不需要对审判以外的事务负责但是,法院作为一个整体,仍然不得不面对群众中存在的思维惯性——“信访不信法”

“终而不结”怎么办有些信访问题,事实和法律都很清楚,信访人缠讼闹访,怎么办对此,徐汇区法院审务督察办主任唐国平说,中国虽然没有“藐视法庭”罪,但是有妨害司法罪面对涉法涉诉信访,我们不缺法律,缺的可能是执行法律的刚性和力度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就是法官的人身保护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徐汇区法院等法院调研时,不少法官表示缺乏“安全感”有的案件当事人,当庭威胁辱骂法官,“脏话难听得说不出口”;有的当事人能报出法官的家庭住址、号码和父母孩子的姓名,会给法官家里打;还有的当事人尾随法官一直到家门口“很多时候我们无计可施

,不得不换个法官审理,或者安排专车送法官回家”上海市二中院一位院领导说

很多法院负责人和法官提出,在司法体制改革的进程中,提升司法公信力,与提升司法权威,二者应当是互为表里;落实办案制、实行错案终身追责,与完善法官职业保障、人身保障,应同等重要

幼儿物理降温适应症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强
贵州市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