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坟墓第二百七十四章秦军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13

死神的坟墓 第二百七十四章 秦军

暮然,中年人的微笑不见了,表情凝固了,在他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悲痛。

“你真的是情丫头的父亲?”

很平常的一句话,但在中年人这里却如同挖心一般的痛。

他是晤情的父亲吗?答案是否定的。他怎么可能会是晤情的父亲。

一瞬间,中年人的表情再次回复,平淡的脸上带着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笑意:“很可惜,你猜错了,我并不是武情的父亲。”

“那你……”莫宇突然不说话了,看向中年人的目光也再度发生了改变,鄙夷,厌恶。因为莫宇已经猜测出中年人的真正目的:“大叔,我看你才要离情丫头远一点。你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纠缠着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儿,也许应该说是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儿。情丫头的童年都被你给毁掉了,还给她带来了痛苦的回忆,想要老牛吃嫩草,你是痴心妄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可有些人的爱美之心却早已被扭曲,论是普通人类还是强大的武者,总是有一些异类。喜欢女人不假,喜欢漂亮的女人也没错,可这些心理被扭曲的异类却喜欢自己培养女人。自小让这些小女孩儿按照自己的要求去成长,等到长大之后再与之结合,变态至极。

而这些,莫宇也只是偶然听到而已,莫宇并不相信真的有这样的人,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还真的被自己碰到了。死神的坟墓274

尽的愤怒,此刻莫宇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此人。

额头魔气所化的黑痣突然冲破了武乾坤的封印,丝丝魔气渗出,如同水滴一般流入到莫宇的双眼。澄清的双目如同被墨汁侵染的清水,瞬间被尽的黑暗所覆盖。

漆黑的双眸看不出任何『色』彩,唯有尽的黑,尽的暗;黑得恐怖。暗得深邃。

魔气如丝,丝丝渗出,在莫宇的双眉之间,鼻梁之上,构筑出一幅怪异的图画。为这摄人心魂的黑『色』双眸增添了几分诡异。

“魔气?”魔气从黑痣中渗出的瞬间。中年人惊道。

中年人看到了魔气,自然也发现了武乾坤留下的封印禁制。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莫宇离开武情,而不是要杀了莫宇。如果他在这里杀了莫宇,别说傲虎那里,在武乾坤那里都法交代。

所以在看到魔气流入莫宇双目的同时,中年人迈开脚步,朝着莫宇走去。

“不好。”密室内,武乾坤突然跳了起来:“镇压小宇魔气的封印禁制松动了。”

任何封印禁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的任何变化,施印者都能够清晰的察觉。

莫宇身上魔气的存在,金刚并不知晓。此刻看到莫宇的这般变化,金刚是愤怒,一声怒吼,再次朝着中年人袭来。

“真麻烦。”中年人一个回旋踢,直接把袭来的金刚抽了出去,中年人身形一动。竟然出现在了飞出去的金刚的面前,手起刀落,一记手刀直接砍在金刚的颈后,金刚瞬间跌落在了的地上,两眼一翻。竟然直接昏死过去。

轻描淡写的摆平了金刚之后,中年人再次不紧不慢的朝着莫宇走去。

流光一闪,武乾坤出现在了莫宇所在山坳的一处高山之上,看着正在走向莫宇的中年人,武乾坤突然叹了一口气:“秦军这小子竟然在这里,又是为了武情的事情。我都说了,当年的事情不管你。你这样不但苦了自己,也害了武情啊。不过,你这次可真的捅了大篓子了。”

“没想到武情背着我喜欢的人竟然是一个修魔者。如此,我就不能让你们在一起,否则你会回了武情的一生的。”中年人,秦军,伸手朝着莫宇的额头点去。

“情丫头,不会再任由你摆布。”诡异黑『色』双瞳的莫宇突然一声怒吼,双手猛然虚握,好似抓着一样什么东西,猛然朝着秦军虚砍而下。死神的坟墓274

手势落下的同时,莫宇的气势突然变得阴冷起来,配上他诡异的黑『色』双瞳,巨大的镰刀,犹如索命的死神一般。

莫宇的速度很,但却不过秦军,莫宇的镰刀朝着他劈砍而下的同时,他的指尖也已经点在了莫宇眉心上方的黑痣上。

眉心与鼻梁之上的怪异图画小时,莫宇双瞳之中的黑暗消退,再度恢复澄清。

“马上离开武情,否则我就杀了你。”秦军缓缓把莫宇手中的镰刀抽出,玩弄一番之后,将巨大的镰刃架在莫宇的脖颈之上,只要他轻轻一拉,莫宇的头颅顿时便会如同西瓜一般,滚落而下。

莫宇内心在颤抖,这是对死亡的恐惧,没有人不畏惧死亡,特别是死亡已经来到身边。

莫宇突然笑了,虽然他的心在颤抖:“你输了,因为情丫头已经不会再任由你摆布,她自由了。”

秦军一怔,他怎么也想不到,莫宇在面对死亡的威胁的同时,竟然不是向他求饶,而是告诉他他输了。

一怔之后,秦军笑了,携带者死亡的镰刃从莫宇的脖颈上离开,被秦军丢弃在地上,转身离去:“你说的没错,武情自由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干涉武情的生活。好好待她,否则就算傲虎前辈站在你的身边,我依旧不会放过你。”

“你是谁?”莫宇突然问道。

“秦军。”中年人回答,缓缓消失在莫宇的视线中。

秦军不是晤情的父亲,但待晤情却似亲生女儿,甚至比亲生女儿都要亲。虽然他的做法有些欠妥,但他是真的爱晤情。当然,这个爱,是父爱。

为了把所有的爱都给晤情,秦军没有娶妻生子,为了能够照顾晤情,秦军离开天武学院多年之后,再度回到了这里。为的,只是弥补所欠下的情。

秦军是天武学院的学生,与晤情的父母一同毕业,一同闯『荡』。

晤情的父母刚刚生下晤情不久就死了,为了救秦军而死。

心中的痛。心中的伤,让秦军做了一个令武乾坤都十分震惊的决定――再度返回天武学院,此后几乎是寸步不离。

要知道,秦军当时不过刚刚二十出头,正是青春热血的时候。为了晤情。他抛弃了一切的梦想,甚至是他深爱的女孩儿。

自此之后,天武学院中有了一个几乎从来没有人见到过的‘他’。

晤情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要经过他的考验。特别是晤情喜欢的人。于是,晤情被孤立了,陪伴着她的只有她的同胞弟弟――武玄奇!

看到秦军离去,武乾坤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开心的就像是一个孩子,因为秦军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武乾坤朝着昏死的金刚一指,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有我在,谁都别想伤害小宇。”金刚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却发现。这里只有它和莫宇,中年人早已不知去向:“小宇,刚刚那个人呢?”

“他走了。”莫宇看着秦军离去的方向说道。

秦军的背影让莫宇觉得很特别,和他来的时候完不一样,就好像挣脱了蛛的蝴蝶一般。

金刚十分郁闷的离开了天武学院,进入魔兽山脉找八阶巨鳄去了。

莫宇收起阵法。来到淬体山,找到了晤情。

木屋内,淬体血池中,晤情单薄的衣衫被池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婀娜多姿的身材一览遗的呈现在莫宇的面前。完美、诱人。让莫宇不敢直视。

莫宇坐在淬体血池边,背对着晤情,说道:“我见到他了。”

“你见到谁了?”晤情不解的问道。

“‘他’!”莫宇说道。

晤情一怔,诱人的身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池水激『荡』,泛起了涟漪。晤情低着头,攥着手,贝齿紧咬着红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颤抖的身躯。

察觉到晤情的变化,莫宇转身踏入了淬体血池中,将晤情颤抖的娇躯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晤情被池水打湿的靓丽秀发,轻声安慰:“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流氓,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喜欢你,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再也不回来好不好?”晤情使劲的朝着莫宇的怀里钻去,甚至想要钻进莫宇的身体,哪怕莫宇已经紧紧的抱着她,她依旧觉得不安,因为她害怕莫宇会在下一刻将她放开。

很多年,很多人,但结果都一样。

除了武玄奇之外,唯一愿意和她在一起的就只有林夕。

晤情不奢望朋友,也不奢望爱人。

但是她找到了自己爱的人,也找到了很多的朋友。

可如今,这一切又即将消失。

论是朋友还是爱人,都将会离她而去。

这不是她想要的。

怎么多年来,晤情似乎已经忘记了反抗,不在乎自己身边有没有其他人,单是他出现了。

可如今,他也要被‘他’赶走了。

晤情不愿,也不让,不会同意。

她要争取,要反抗,她要她想要的生活,想要的人。所以她抱着莫宇,就像是在抱着她的未来。

因为她不知道莫宇离去之后,她还会不会再有任何反抗的念头,会不会再像爱莫宇一样爱上其他人。

难道终究只能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吗?

p:

抱歉,的太晚了。说来惭愧,一天一章的速度竟然还卡文了。虽然写出来了,但是感觉好多东西没表达出来,还有待提高,孤狼会继续努力

自贡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大面积脑梗
宝宝偏食不吃饭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