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第一五九章又挖一大坑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一五九章 又挖一大坑

“王爷,让妾身再怀个孩子吧。”

“什么?”端王愣了。

段四无限憧憬的用脸蹭了蹭端王的肩头:“王爷,让妾身给您生个孩子吧。”

端王神色凝重,扶着她的肩膀与她对视:“你说什么?本王没听清。”

段四愕然,心里又泛了酸,自以为是的解释道:“妾身不是说现在,等王妃生产后,请王爷赐妾身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吧。”

她还是以为端王在护着柳王妃。

端王惊讶,当初柳家提了两个选择给她,她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吗?难道段相没解释给她听?可――怎么会呢?

端王直觉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事忽视了。

见端王陷入沉思,段四不安起来。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

“啊?”端王猛的回神,温柔道:“本王记起有件急事要去处理,先走了。”

“什么?”段四慌了,王爷是不是生气了?

“王爷,我…妾身不是…”

端王安抚她道:“彤儿说的本王记在心上,定不会让彤儿伤心。”

仿佛是承诺,又仿佛什么也没说,端王在段四呆愣的目光中离去了。

段四心里莫名不安。

乳母这段时间见小两口颇有些各忙各的样子,心里担忧,想着是不是因为还不能同房,姑爷生气了。便撺掇着杨念慈去皇觉寺上香,更重要的是看看空悟大师出关了没。

杨念慈又好笑又舍不得乳母担忧,便忽悠她说,轩辕这段时间给皇上办很重要的差事,没精力想别的。家里还是安生些,别让他操心。

乳母才暂时放下了心。

杨念慈转身偷笑,为了段老爹一个借口,空悟大师和皇帝都搬了出来,不知拖不过了,段老爹会再找什么借口。难道要拖玉皇大帝来?

杨念慈忙着建自己的西洋园子,虽然说现在要地没地要人没人,但那些反而好张罗。最重要的是建个什么样的,杨念慈烧了好多炭条子。在草纸上画来画去。还让人跟相府借了些西洋书来,都是带着图画的。别人看见书里曲里拐弯的字母就眼晕,哪有汉字横平竖直来的方正。

杨念慈也看不懂,但她只看里面的风景画。

轩辕瞧了眼,只皱眉。“院子里就摆这些不穿衣服的雕像?那哪成!”

杨念慈指着一张尖顶的圆房子给他看:“好看吗?”

轩辕嫌弃的直摇头:“不要。”

杨念慈被泼了盆里冷水脑子清醒了些,也是,文化差异太大了,自己得再想想。

合上书,杨念慈问他:“你到底忙什么呢?皇上真给你派差事了?”

轩辕笑了声:“最近太闲了,我给端王找点儿乐子。”

杨念慈惊:“你干吗了?”

轩辕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摸着她的手笑道:“端王不是被平王摆了一道吗?那个外室的事儿。端王因此被关在府里不出门了,平王得意的很。这哪成啊,得让他俩继续同台竞艺才行。我就给端王找了点儿事做。”

杨念慈奇道:“什么事啊?”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平王搞大了人家的肚子。”

“哦,也没什么嘛。”平王风流得很。这事实属稀松平常。

“咦?能让端王在意的,难道平王惹了不该惹的女人?”

轩辕摇头:“不过是个番邦女子。”

“哇,”杨念慈叫了声,身材惹火的外国美女啊,平王真有艳福。

轩辕觉得不对,怎么听着一股子羡慕劲儿呢?

“那又怎样呢?”

“当今很是…不重视番邦,更不喜天朝的官员宠幸番邦女子。早年,有个官员纳了个番邦的小妾,被政敌弹劾,皇上大怒。直接剥夺官职发回原籍了。”

杨念慈啧啧:“太狠了。”

“所以,皇上如果知道自己将有个流着番邦血的孙子或是孙女要出世了,心情还能美好吗?”

“所以呢?”

“端王会很开心的。”

“难道比端王那事要严重?”

轩辕却摇了摇头:“若果我说的不是平王而是端王,你会觉得如何?”

“那怎么可能?以端王的装模作样。那个素素就是顶天了,他怎么可能去招惹番邦女子?”

“是啊。若说是端王,谁都不会相信。可我开始说是平王时,连你都觉得再平常不过。那你觉得皇帝会如何想?”

杨念慈认真想了想:“只会以为平王太荒唐吧。那端王能怎么痛击平王?”

轩辕耸耸肩:“把柄送给他了,剩下的事就是他们自己发挥了。”

端王或许也明白一样的风流韵事闹出来,洁身自好的他和风流成性的平王注定了有不一样的结局。因此。他并未进行太多的布置。

手下人来报告这一消息时,端王只派了几个心腹去做这事。

将那个肚子已经显怀的番邦女子偷偷从平王的庄子上运出来,直接将人拉上了一辆异域风情的宽大香车。

那香车有底有棚,中间只是四根柱子,四面垂着责成起草小组认真研究吸纳轻纱随风飘飘。黑链接、隐形链接那女子便坐在上面,一身西域舞女的打扮,雪白的肚皮露在外面,谁都能一眼看出这位是孕妇。

端王手下找了一队胡姬,让她们站在香车前头的平板大车上,露着肩膀小腿,扭着腰跳着令男人血脉喷张的热舞。两旁是西域乐师,奏着异域音乐。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走遍了京城最热闹的大街最终停在了平通俗地讲王府门前。

声势太大,平王已被看着不对的手下及时请了回来。这会儿正站在台阶上死死盯着香车里的美人…的肚皮。

深棕色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红艳的厚嘴唇,脸上带着惊慌之色的香车美人正是姐妹花里的姐姐。

平王心里琢磨,当日送走两人时,自己还惦记着日后接回来,因此嘱咐了下人送到条件好的庄子里好生养着,不得怠慢。只等着王府再来接人。更嘱咐仔细了,无事不得来王府,将人给藏好了。之后忙着跟端王斗法,就把两个美人抛到了脑后。也一直没听到那处庄子传来美人有孕的信啊。平王沉着脸。端王也是想依样画葫芦的回敬自己一出?

车队停下,一人上前,对着平王行礼:“恭喜平王殿下,贺喜平王殿下。您的宠姬有了您的亲骨血,恭喜殿下即将添丁。只是。这女子虽然来自西域,但好歹有了殿下的骨血,殿下怎能将她丢在破败庄子里自其未来住房市场仍值得关注。生自灭呢?小人受人之托,特将夫人请回,呵呵,殿下不必感激。”

平王也呵呵,感谢你妹啊。

脚步并未动,凉凉来了句:“端王好心思,被禁足还惦记着弟弟的舞姬,还真是友爱手足。”

那人并未推脱也未辩解。横竖上次一事,两位王爷彻底撕破了脸。

“主子说,彼此彼此。”

平王目光一利,利剑一般射向那人。

那人面上仍是笑嘻嘻的,背后却出了身冷汗。

平王盯了他半晌,冷哼一声,目光移向车上的美人。

那女子苍白着一张脸,双眼含泪,看着平王,目露乞求。她本是西域人士。中原汉话并不精通,如今遭遇这一番变故,更是吓的不敢开口。惶惶中,只能求助自己最熟悉最依赖的人。

平王见她仿佛被霹雳吓坏的波斯猫一般。心里有些心疼怜惜,但是――

平王闭了闭眼,再睁开已是冰冷无情,才要开口,忽然袖子被人扯了下。

偏头望去,一个下人将一纸条呈上来。

平王看他一眼。才狐疑接过,展开一看,略微一愣,复又笑了起来。

“多谢端王提醒本王。你回去跟你主子复命,说弟弟多谢哥哥,等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本王请端王来喝喜酒。”

那人一头雾水,平王竟然没生气发怒,也没拒不承认,还一脸喜气的谢过王爷?他脑子没坏吧?心里又愤怒,一个舞姬生的什么东西也配让王爷来道贺,平王这是侮辱人吧?

对了!平王就是侮辱他!

本来平王是不想认的,别说这事儿对他大计的影响,单说这些时日,他并不了解那对姐妹花的详情,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这能乱认吗?

但纸条上的话提醒了他,事后再调查就是了。

平王亲自上前,将吓坏了的美人扶下来。

那女子小手一放到平王的大手上,终于呜咽一声再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平王安抚的拍拍她的手,引着她走进府里,还吩咐旁边的人给那人赏银。

那人老实接过赏银,赶紧回去复命了。

平王进了府立即让婆子将人扶回后院,一边派人去调查姐妹花的事,自己疾步向外院的一个精致小院子走去。

院子里,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眯着眼睛正一边打拍子一边听立在他身旁的一个小姑娘唱曲。

“去去去,先下去。”

平王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焦急道:“陆先生,你还有心思听小曲。本王那好哥哥上门来找茬了,你做什么让本王接那女子进来?”

陆先生可惜的睁开眼,曲儿才听了一半呢。

“王爷可信陆某?”

“信,当然信。自舅舅将你引荐给本王,你可是帮着本王让端王吃了好几次瘪了,本王不信你信谁?”

陆先生笑道:“既然如此,请王爷即刻进宫,向圣上请罪。您就这样说…”

平王听完他的话,哈哈大笑:“如此甚好,若父皇果真如同先生所说,咱们又给端王挖了一大坑。”

陆先生摸摸胡子,晃头道:“然也。”(未完待续。)

鄂州白癜风治疗医院
南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武汉牛皮癣治疗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