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王第一百一十七章塔斯汀的变更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永恒的王 第一百一十七章:塔斯汀的变更

永恒历516年中的塔斯汀王国依旧风平浪静的荡漾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大陆南端,爱尔德大教堂的圣光还是那样炽热,每日清晨照旧响起的圣钟洗礼着虔诚信徒的灵魂,兴许这恢弘的声音能让每位上流贵族都感到了光明神的恩泽也说不准,但是,几位端着高脚酒杯游离在王国晚宴之上的大贵族,却还时不时不解风情的谈及一些即将被遗忘的历史。樂文小说

其实那些历史并不遥远。

某个曾经屹立在塔斯汀贵族海洋中巨人家族颓坯了一年了,昔日荣光与辉煌并存的遗址并没有荒草萋萋,相反,自从马克斯家族的府邸变为塔斯汀最大的贵族寻欢窑子‘沉沦之都’的第二家分号之后,这里倒是人声鼎沸犹胜于前,这种莺歌燕舞的安逸气氛并没有在这块曾经辉煌无比的骑士家族府邸的天空上停留太久,就在某位和爱尔德大教堂中那位红衣主教斯诺克交好的王国公爵准备趁着夜色偷偷摸摸溜进去,再弹奏上一曲妖娆肚皮之舞的时侯,鲜血和哀嚎却响彻了塔斯汀王国的天空。

那一日,有一柄金色长剑破土而出,高贵公爵的鲜血溅在了沉沦之都那极尽奢华的公告栏上,他悲惨而突兀的哀嚎让正在享受着鱼水之欢的某些无辜者吓得失去了最重要的功能,壮硕的身躯宛如一张纸,被死死钉在了爱尔德大教堂的圣十字架上,死不瞑目的面庞却挂着一丝诡异微笑,仿佛他是带着嘲弄尘世一切的优越感逝世了。

有人说落魄子爵马克斯·古莱特的亡魂和蒙受了莫大怨屈,即便死去也无法投入撒旦的怀抱,还有一位不怕死的家伙更是大胆猜测爱尔德大教堂根本失去了梵蒂冈中央教会的支持,妄图窃取整个塔斯汀王国所有的紫金币和信仰。

然而悲惨的一天结束后,塔斯汀王室中的森严规矩陡然变得暗流涌动了,爱尔德大教堂更是在其中充当了某些无法推卸的,自从‘天使之怒’骑士团与‘三臂巨人’骑士团之间的战役在某位老前辈的劝解下重归于好后,篆刻着塔斯汀王国的神权与王权世代友好的石板似乎隐隐裂开了无数道缝隙,而毁于一旦的马克斯家族虽然背负着无尽隐晦的骂名,却还属于塔斯汀王室的一份子,尤其是那位拖着比地毯还要冗长的神圣教袍的主教诺克竟然没有做出任何有价值的回应之后,终于有还残存部分了开国老臣的贵族家族怨声载道了,这些老东西可不容小觑,岁月赋予了他们的可不仅仅是毒辣的眼光和智慧,有一位从北方兽人战场上失去了左臂的老骑士,据说已经得到了奥斯曼骑士工会的‘半圣骑士’认证,这份沉甸甸荣耀的背后,可潜藏着很多让人忌惮的秘密,这些秘密让塔斯汀王室的掌权人不得不忍受它拥有者的唾骂与威胁。

很自然的,那位掌权者将所有积压如山的怒火抛向了爱尔德大教堂的深处,抛向了爱尔德大教堂中那座古老的光明神像上。

曾经,中央街道隐居的某位智慧贤者曾经说过。

‘当光明无法继续遮掩背后黑暗的那一刻,战争与鲜血也将随之而来。’

很明显,塔斯汀王权和神权之间的战争即将上演了,但是那位屹立在塔斯汀精神金字塔尖端的存在,红衣主教斯诺克脑袋兴许是被繁杂的古希伯来魔法给绞混了,在这风口浪尖千钧一发之际,竟然将大量的光明势力迁移出了塔斯汀,当时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人,包括那些在暗中已经归顺了光明神的大贵族,他们可是赌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用来图谋未来家族的辉煌,用一掷千金来形容他们的魄力都显得吝啬得可笑,倘若动乱之前的主心骨不战而降,那么迎接他们的应该是断头台、火刑柱,依旧象征着制裁的十字架了。

但后来一小撮明眼人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了。

大量的光明骑士和光明牧师并非逃窜者行情回顾:郑商所期糖主力1409合约低开高走,屹立在塔斯汀尖端的存在红衣主教斯诺克也不是畏首畏尾不敢和王国正面一战的懦夫,而是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最起码,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遥远的地方,有一颗被遗忘的希望种子,在黑色的土地上默默生长。’

中央街道的智慧贤者对着喧闹的都城吼完这句话后,便像个躲避追杀的流亡者般裹着一颗水晶球离开了,逃跑时很仓促,黑色长袍还绊倒了他的身躯。

很多人嘲笑他是个风言风语的浪人,但是当永恒历516年的最后一天,有人看见一队身着僧侣法袍面容苦涩却神圣无比的教徒,从爱尔德大教堂深处的某处古堂中走出之后,他们再也无法露出自信睿智的微笑了。

苦修士,如果不是面对真正的危机,它们甚至懒得睁开眼睛去俯瞰这个污浊的大陆。

一阵阵呢喃开始回荡在塔斯汀王室的贵族古堡上空,更是在爱尔德大教堂的光明神像耳畔流连忘返。

“游吟尘埃并不可怕,但当他到了某个地方,却足以让某些人寝食难安了。”

“爱尔德大教堂几乎倾巢而出,这需要极大的勇气,难道那位最神圣的小丑有自信凭借一己之力便阻拦住塔斯汀王室的怒火吗?”

“别忘了,这个大陆最尊贵的人是贵族,最丑陋的人恰好也是贵族。”

“最后的希望种子,马克斯·埃莫里,是这个名字吗,赞美光明,我竟然还能记住这个纨绔的曾经...是一位感知不到魔法无力举起长剑的俊美吟游诗人?”

“没错,但是你不可否认一件事,他顽强的活了下来,即便马克斯家族覆灭了一年,他依旧活着。”

一阵沉默。

让您更多的了解身边的故事

“塔斯汀王室的那些遗老会不会出手拯救他?”

一抹讳莫如深的微笑。

“你还记得吗,游吟尘埃。”

一阵恍然大悟的低语。

“吟游尘埃...吟游尘埃...不详教徒,霍贝恩家族的少年魔法天才!”

象征噤声的竖起中指,对话戛然而止。

塔斯汀王国的一切正在有条不紊的规划进行着,可惜争端的源头和祸乱的根源却处在一个混乱无比的黑色土地上挣扎着活下去。

混乱之都是没有历法一说的,永恒历的岁月记载在这片被鲜血包裹着的土地上根本无从寻找,因为有很多不属于永恒历的古老存在就生活在这里,对于塔斯汀王国的物是人非李来福无法知晓,他更不敢相信曾经荣耀无比的马克斯家族府邸会成为那些丑陋贵族一掷千金卖弄风骚的脏乱之地。

当然,现在他即便知道了那些悲惨的故事也无法改写,更何况此刻这个孩子漆黑的眼眸中还倒映出了两团炽热的金色火焰。211

...

手外科
玉溪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邯郸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