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神级沙粒系统第一百六十五章向问天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神级沙粒系统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向问天

任盈盈对张羽翻了翻白眼,“这话说的,难道我就不漂亮吗?还有,我看你的表情似乎不是很惊讶啊。”

张羽嘻嘻一笑,“不不,你的确漂亮,说起来咱们朝夕相处都有足足十天了,你以为我真的发现不了你假扮婆婆的事呀?”

任盈盈娇嗔一声,“那你还每天都毕恭毕敬地给我请安?哼,原来你早发现了。”

张羽摆摆手,“没有没有,我也是这两天才发现的,再说了,你虽然一直都假装婆婆的嗓音,不过这心态还有表现还是像一个少女多点。这个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任盈盈嘟着嘴,旋即笑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你的天赋真的让人吃惊,要不是一直看着你进步,我真不敢相信你的天赋那么妖孽。才短短几天就学会了别人学几年的知识,还把笑傲江湖曲给学会了。这个真的是天下少有了。”

张羽得意地眉开眼笑,“过奖过奖,我的记性很好,这点你羡慕不来。”

任盈盈突然间想到了张羽要离开的事,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你,真的要走了吗?”

张羽也恢复平静的表情,目光悠悠地看向远处,“是啊,是时候离开了。”

“我们,还能再见吗?”任盈盈忍不住问了一句,心中有点患得患失。

张羽回头一笑,“自然可以,江湖虽大,却也很小,总会有机会再见的。”

任盈盈思索着张羽这句话,突然展颜一笑,“也对,咱们还会再见的。而且我相信不会太久,你信不信?”

张羽笑着点点头,“我信啊,有缘自会再见。”

任盈盈从身后拿出一根玉箫递给张羽,“这个给你,我知道你喜欢吹箫多点,就不送你古琴了。这个你可以随身携带,看着它可以想起你学音律的日子。”

张羽接了过来,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抬头一看,任盈盈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那眼神有点异样,似乎是春波流转动了感情一般。

两人四目相对,张羽急忙转开目光,轻咳一声,“我要走了,临行前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任盈盈,你可以叫我盈盈。”任盈盈毫不犹豫地直接说了出来,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张羽低声念了几次,“任盈盈,盈盈,盈盈……我记住了,咱们后会有期。”

期字刚落,张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一丈开外,转瞬间就消失在任盈盈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

任盈盈心中一惊,呆呆地看着张羽离去的方向,心中感觉有点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

绿竹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任盈盈的身后,轻声说道,“圣姑,他已经走了。”

“是啊,走了……”任盈盈和《美国骗局》男星Bradley Cooper打得火热为其再度引来关注依旧望着前方,瞳孔失去焦距,依旧没有转开目光。

“那么咱们的计划……”绿竹翁轻声问了一句,不敢大声打扰任盈盈。

“照旧进行。”

“是!”

……

张羽离开绿竹巷后又去了林家旧宅,通过一阵寻找,借住熟悉剧情的优势,很快就找到了供奉弥勒佛那个房间,把藏在屋顶的辟邪剑谱取下,仔细地看了一眼,就彻底烧毁掉了。

这种剑谱留着也是害人,而且也只适合太监练习,没必要留着了。

张羽毁掉辟邪剑谱之后,又运起身法疾奔洛阳城外,向着华山赶去。

一路疾驰,日行夜宿。

一天后。

张羽来到了一处小亭,这里显得有点热闹,可以看出有穿着各个正派服饰的人和一些穿着黑衣面容不善的人正在围着凉亭上的一个白衣老者。

张羽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望着凉亭上的那个老者,其颏下一丛花白胡须,脸上怡然自得地饮着一壶酒,一点也没有紧张畏惧的表情。

这个老头是向6月7日问天吧?外号天王老子,日月神教光明右使。

张羽低声自语,目光扫视了一圈四周,嵩山派,泰山派,青城派,日月神教,还有其它的小帮小派,真是热闹啊。

围殴一个人,需要出动这么多人,真是可笑。

张羽戏谑地笑了一下,双手抱肩斜靠着一处树木,也不出手相助,打算看看这个向问天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只见嵩山派的托塔手丁勉上前一步,朗声说道,“向问天,快交代任我行的下落,否则我正道中人不客气了。”

另一名魔教长老也跟着大声喊道,“向问天,快束手就擒,乖乖跟我们回去神教,听候教主发落,说不定教主宽宏大量还能饶你一命。”

其它人也跟着七嘴八舌地大喊着,场面显得有点嘈杂。

向问天再次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酒,凌厉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而众人纷纷退了一步,看向向问天的眼神充满忌惮。

“哈哈哈哈~我可是天王老子向问天,你们这些杂七杂八的小子也想要我命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哼,想要我束手就擒,门都没有!都放马过来吧,劳资都一一接着。”

向问天仰天狂笑,目光轻蔑地瞥了一眼这些所谓名门正派和魔教中人,一个个都那么贪生怕死,真是没用。

张羽心中一动,果然够豪气,霸气侧漏啊……要不要帮他一把?

张羽眼珠一转,从怀里掏出一副人皮面具贴在脸上,顿时变成了劳德诺的面容,又拿出一些锅灰把头发染白,摸着下巴,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咱华山派名扬天下就看这个了。

此刻,向问天已经和围攻的人交起手来,口中大声呼喊,“来的好!”

一掌猛地拍中一个嵩山派的弟子,直接把那人拍飞,之后又转身和那魔教的长老对了一掌,身影在人群中穿梭走动,身法灵活掌劲强悍,和这么多人交手完全不落下风。

张羽看了一会,看出向问天已经有点气喘,显然是用力过猛,而且这个年纪如果长时间使用全力估计很快就会力尽而亡,在场所有人估计也明白这个道理,故而那些领头人都站在靠后的位置,让其它弟子去冲锋陷阵,消耗向问天的体力。

他这是完全不抱期望了吧?

张羽暗暗揣测,轻轻摇头,让我帮你一把吧!

念头一定,张羽一下子就蹿了出去,手持玉箫攻了过去。


小宝宝蛋白质过敏喝什么奶粉
三个月宝宝腹泻
濮阳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