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贤妇第章这日子没法儿过了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第一贤妇 第179章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为了周沁,简莹很是出卖了一回色相。

因为太卖力气,第二天一早醒来只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连骨头都是酸的,像是被车轮反复碾过一样。

昨天晚上突然变了天,大规模地倒起春寒来。听着窗外呜咽嘶嚎的风声,愈发不想起身。于是推说身子不舒服,差人去菁莪院告了个假,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刚合上眼睛,周沁就哭着闯进门来,“二嫂,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不活了!”

“不哭不哭,有问题咱就解决问题,哪能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简莹安抚了两句,示意雪琴先替她哄哄周沁,自己扶着老腰呲牙咧嘴地坐了起来,由云筝服侍着穿上衣服。

简单洗漱一番,便挪到暖榻上去说话。

“这大清早的,出什么事儿了?”她一面拿了帕子替周沁擦着眼泪,一面问道。

“父王……”周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父王叫我……叫我嫁到滕家去……”

简莹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心说她这公公怎的如此无趣,就不能给她来个出其不意,叫她猜错一次吗?

腹诽了济安王几句,伸手拍了拍周沁的后背,柔声地宽解道:“你别急,凡事都有解决的法子。你先跟我说说,父王都跟你说什么了?”

周沁吸着鼻子急急地喘了两口气,待情绪平复一些了,便委屈又愤然地道:“父王说我年纪大了,再难找着像滕家那样合适的人家。

说那外室死了,孩子就跟我亲生的没什么区别。只要我善待那孩子,滕少爷念着我的好,必然会对我死心塌地,一心一意的。

王府会再添些嫁妆给我,将我记在母妃名下,让我依着嫡女的规制出嫁。如此一来,滕家也不敢小瞧了我。

还说让母妃就近择个吉日,把亲事定下来。等府里的祭祀完了就完婚。

我娘明知道我不愿意,非但不劝着父王一些,反倒跟着煽风点火,骂我不懂事。不知道体谅父母的一片苦心……”

说到伤心处,泪珠子又成双成对地落下来。

简莹知道,比起嫁进滕家,济安王和齐庶妃急着卖闺女的举动更令周沁伤心,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抱着她,让她哭个痛快。

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被翻红浪之后,她就累瘫了。连身子都是周漱帮着擦洗的,根本没来得及问他釜底抽薪的法子是什么。

也不知道那话是不是他为了哄她卖力随口说出来的,不好拿来开解周沁。

不痛不痒地劝了一阵子,将周沁打发走了,细细梳妆一番,略吃了些粥菜,便往菁莪院而来。

方氏瞧见她有些惊讶。“不是说身上不舒坦吗?怎的不躺着休息,不早不晚赶着过来做什么?”

“三妹妹去我那儿好哭一顿,我哪里还躺得住?”简莹避重就轻地笑了一笑,也不拐弯抹角,“母妃,父王当真要将三妹妹嫁到滕家去?”

方氏点了点头,“是呢,早上过来一趟,跟我透了口风。”

想起齐庶妃来请安的时候,一脸遮掩不住的得意。忍不住嘲讽地勾了一下唇角。

只要有利可图,王爷是不会在乎一个庶女将来过的什么日子的。若齐庶妃能为女儿奋起一争,或许还有断了这门亲事的希望。

偏生别人都瞧得出滕家少爷不是良配,就齐庶妃一个觉得捡了大便宜。还以为王爷叫沁姐儿嫁过去是给她撑腰做主。一个劲儿地沾沾自喜,当真蠢得不可救药。

“那母妃打算怎么办?”简莹试探地问道。

方氏面上作出为难的模样,叹着气道:“王爷是一家之主,他决定的事,我也没法子跟他拧着来啊。”

心下冷哼一声,齐庶妃欢天喜地。恨不能敲锣打鼓宣扬自己个儿失而复得,逮着一个好女婿,她又何必枉作小人,泼人家的冷水?

简莹一听这话就知道方氏是指望不上的了,只能尽量帮着是指经营者违反法律规定周沁拖延,然后再商议应对的法子,“母妃还没有跟滕家那边通气儿吧?”

“还在羡慕别人的同时没呢,我总要先问问沁姐儿的意思。”方氏淡淡地道。

这些年她自问不曾苛待过庶女,没理由到了临了,给沁姐儿留下不好的印象。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总要让沁姐儿知道她尽力了不是?

简莹稍稍松了口气,言辞恳切地劝道:“母妃,能迟一些去说,就尽量迟一些吧。

三妹妹骨子里是个刚强烈性的,仓促定下亲事无异于将她逼上绝路,万一闹出人命来可怎么办?

还有滕家,态度反反复复,出尔反尔的,当真叫人恼火。不好好晾他们一晾,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方氏瞧出她另有算计,也不去点破,“我知道了,我会跟王爷说,请他从长计议的。”

简莹多少放心了一些,想到周沁因为滕家上门提亲的事,定然还没提去梨花苑的事。一件也是办,两件也是办,索性帮她一口气解决了吧。

略一思量,便将昨天去梨花苑的所见所闻说了,未免节外生枝,隐下了府学学生去那里做义教的事情。

使政策家喻户晓、深入人心。

“我瞧着三妹妹对梨花苑的孩子们很是上心,不如就让她跟着方小姐做事,也免得她整日闷在府里胡思乱想。出去疏散疏散,说不定她自己就想通了。”

方氏沉吟片刻,便笑道:“这是行善积德的好事,若沁姐儿愿意,让她去就是了。

姑娘家出去见见世面也好,等嫁了人,又要相夫教子,又要看着公婆姑嫂的脸色,哪能跟在娘家一样来去自由?

既是跟方家小姐一起行事,想必王爷也会同意的。”

“还是母妃开明,那我就替三妹妹谢谢母妃了。”简莹笑嘻嘻地拍着马屁。

又绕着祭祀说了一阵子话,便告退出来。

在菁莪院门口站了一站,脚步一转,便往葑菲院而来。

文庶妃刚刚念完一卷佛经,听说简莹来了,颇感意外。

猜到她这个时辰过来,必是有事要问,放下佛经,出了佛堂,吩咐寻芹、半莲准备茶点,拉了简莹的手自去里间说话……

――(未完待续。)

ps:感谢“ttl15”童靴的月票,鞠躬!!!

南昌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小孩厌食不吃饭怎么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