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藏经阁第五百八十一章韩仁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移动藏经阁 第五百八十一章 韩仁?

“难道这里有宝藏?”李澜生的双眼突然泛起豪光。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宝藏,在百姓中,总有这样那样的传説。

其中一个传説就是,当年汉唐始帝得到了一个宝藏,这才有了招兵买马的资本,推翻龙秦王朝建立汉唐王朝。

如果是以前,李澜生对于这种传闻只会嗤之以鼻。

可是,现在他却开始幻想起来。

也许是自己的先祖为了自己的后辈子孙考虑,特意将宝藏埋藏在这金銮殿下,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帮子孙度过难关。

白晨瞥了眼李澜生:“有没有宝藏我不知道,可是这里的危险程度,可以让进来的所有人,都轰杀的渣都不剩。”

白晨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在他的眼中,这条隧道不是通往幸福,而是通往地狱的。

整个随动都被密密麻麻的武阵占据,説是刀山火海也不为过。

这些武阵威力不一,有大有小,可是唯一一个共同diǎn就是致命!

只要触任何一个武阵,就会产生连锁反应,白晨不知道这个地下洞窟的墙壁材质是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只要触了这些武阵,绝对能把上面的金銮殿轰上天。

这就好比成千上万颗地雷被塞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一旦引爆了这些地雷,那么所造成的威力,恐怕比在空旷的空间引爆造成的破坏力,更加恐怖许多。

或许汉唐历代皇帝都不知道,他们的龙椅下面。正塞着满满当当的地雷。只要稍稍的不注意。他们就会连同大殿被轰上天。

当然了,想要触这些武阵,先就是打开龙椅上的机关。

那是一个精巧的机关,只有被兵器穿透的时候,机关才会触,同时通道才会打开。

这也是建造这个地下堡垒的汉唐先祖布置的一个局,当一朝皇帝的龙椅被人用刀剑刺中的时候,恐怕这个王朝的时日也已经不多了。这时候带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了,这些武阵虽然密密麻麻,可是却不难破解,至少相对于白晨来説,这些武阵没有任何的危险性。

不管这里的武阵有多少,却有一个共同的阵眼,只要破掉阵眼,就能直接瓦解所有的武阵。

“破解了!”经过小半个时辰的努力,白晨终于解决了武阵的阵眼。

“多谢了!”只是。回答白晨的并非李澜生而是韩仁。

白晨惊愕的回过头,却现韩仁正一只手提着李澜生的脖子。身上散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白晨瞪大眼睛,满脸错愕的看着韩仁。

这么多次的接触,他居然都没现韩仁会武功。

而且这种压迫感,让白晨想起了皇天城和老怪物。

这韩仁的武功,绝对不在那两人之下!

韩仁的脸上显露出邪异的笑容:“小兄弟,真的有劳你了,我原本还头痛如何破带动东宝生物(300239)、宝莱特(300246)等一批次新股纷纷上涨。 水泥板块位居两市行业板块跌幅之首;煤炭板块几乎全线下跌解这些武阵,没想到你居然能够破解的了。”

“呵呵……真没想到,我一直以为自己的黄雀,结果到最后居然为他人做嫁衣。”白晨无奈的耸耸肩:“把李澜生放下吧。”

“他已经没用了,何况小兄弟不是想杀他吗?不如就由在下效劳了。”韩仁的笑容里,充满了冷酷与决绝。

韩仁看着几乎就要窒息的李澜生:“殿下,你我主仆一场,今日便由小人送您一程吧。”

“我説了,把他放下!!”白晨再次重复道,语气也带着几分冷厉。

韩仁一愣,回过头看着白晨:“小兄弟,你是在命令我?”

“你的武功确实很高,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不死之身!”白晨的手掌突然拍在墙壁上严格落实,霎时间,墙面上的武阵突然亮堂起来,紧接着,这种光芒就像是具有着传染一样,整个隧道内的武阵,一个接着一个亮起来,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芒。

“你做什么!你快给我停下来!”韩仁大惊失色,连忙将李澜生丢到地上,虎视眈眈的看着白晨。

“还有十息的时间,九……八……七……六……”

“你要什么!?”韩仁急切的大叫起来。

“真相!”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你先给我停下来。”韩仁急不可耐的大叫道。

白晨的手掌湖南一收,那些武阵立刻黯淡下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韩仁的脸色也慢慢平复下来,只是看向白晨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

李澜生则是畏缩到墙角,惊恐的看着韩仁。

他不明白,一直以来忠心耿耿的韩仁,为什么突然变脸。

而且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韩仁只是个文弱书生,如今现韩仁有着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

“好了,与我説説,前因后果吧。”白晨凝视着韩仁。

他不明白韩仁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潜伏在李澜生的身边,甚至全心全意的充当着一个谋士的角色。

以他的武功,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到金銮殿中,进入到这里面来。

同时,他更想知道,这个地穴之中,到底隐藏了什么。

“小兄弟,你是旷古之才,给你三十年……不,只要给你二十年的时间,恐怕便是在下也未必斗的过你,我不想将一个天才扼杀在摇篮中,不过也还请你行个方便,不要为难我。”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如何杀皇天门的两个绝世强者的?”白晨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只是眼神里,带着一丝威胁。

韩仁不是真的爱惜人才,他是真的忌惮白晨。

毕竟从武尊当时的只言片语中,他知道了皇天门的两个,与自己同级别的绝世强者,便是死在眼前这小子的手中。

“好了,把所有的事情説出来,我再考虑进退。”

韩仁的眼中闪烁不定,当然了,他不是在考虑是否要説出来,而是在思考能不能骗到这小子。

可是思量前后,他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骗的了这小子。

“这里是汉唐皇室的宝藏。”

“真的是宝藏?”白晨一愣,惊奇的问道。

李澜生也是愣了愣,眼中又露出不可遏止的惊喜。

“是,我一直都知道这宝藏便在这皇宫的某个地方,可是就是找不到,所以我便委身李澜生的身边,当他的谋士,以期等他登上皇位后,我就能在皇宫之中大肆搜寻。”

白晨眯起眼睛,冷笑道:“你是想着,等他登上皇位,你控制他吧!”

韩仁不置与否,在他看来李澜生实在没有一个皇帝应该有的威严。

刚愎自用又优柔寡断,实在没资格坐在那个龙椅上。

一diǎndiǎn小小的挫折,都能让他一蹶不振。

任何人都比他有资格当那个皇帝。

“能够让一个绝世高手心动的宝藏,想必不是普通的金银珠宝吧。”

“自然是金银珠宝,而且是很多的金银珠宝,只要得到这个宝藏,几辈子都挥霍不完。”

韩仁看向白晨:“小兄弟,我看你对武阵的造诣不低,不如你我联手,事成之后,这里的宝藏你我对半分,如何?”

“好玩家可以得到沉睡的武具、晶石、铜币等大量宝物啊。”白晨的笑容更加灿烂。

“不行……这是我李家的宝藏,凭什么……”

“找死!”韩仁冷哼一声。

白晨一把将李澜生拉到身边,瞪了眼李澜生:“给我闭嘴,白痴。”

白晨笑呵呵的看着韩仁:“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当然,当然!你我联手,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哈哈……”韩仁大笑着。

只是,两人契合的笑声掩盖不了各怀鬼胎的心思。

韩仁不是傻子,白晨也不是。

显然,从韩仁暴露本性的那一刻起,双方就已经不可能真正的和平相处。

“请吧。”

“不,还是你们先走吧。”韩仁可不放心让白晨跟在他的背后,特别是在经过这个隧道的时候,如果自己刚进去,他就在外面启动了武阵,那自己找谁哭诉去。

白晨哈哈的笑着,看了眼李澜生,大步的走入隧道中。

李澜生连忙跟上白晨的脚步,韩仁同样也是紧跟着白晨的脚步。

“小兄弟对武阵研究颇深,可看的出这地宫是出自何人之手?”

“前朝国师,拓拔乱世。”白晨淡然説道。

“哦?何以见得?”韩仁有些惊讶,他不是惊讶答案,因为他对这个早就已经知道,他好奇的是,这个小子居然一眼认出了这是拓拔乱世的手笔。

“他是个真正的笨人。”

“笨人?即便是千年后的今天,也没有人敢説他笨,小兄弟为什么这么説?”

“他太容易被人利用了,他明明有机会报复毁掉龙秦根基的人,却放下仇恨,选择了天下太平。”

“是啊,他是个笨人。”韩仁感慨的説道。

“龙秦的国师,为什么要帮我们汉唐先祖建造这个地宫?”李澜生不解的问道。

“朽木。”白晨与韩仁对视一眼,都是一阵失望的摇头叹息。

其实,李澜生的心智虽然不是绝dǐng,可是亦没两人説的那么不堪。

只是拿到两人面前一比较,确实是显得愚钝。

当然了,韩仁和白晨也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相安无事,两人都在有意无意的探寻对方的底,相互的勾心斗角着。未完待续。。

右肺下叶磨玻璃结节的治疗
福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多少钱
成都阳痿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